8000中文网 > 其他类型 > 《妻欲:欲望迷城 H 版》 > 正文 第7章
    出自己的手机,背对着他,用我当时光亮平整的翻盖手机外壳当镜子,也偷偷观察他。果然,他又抬头停下手头的活在偷看我的背影,这让我更加对他的举动可疑。

    我走出小卧室,找到了那个先头出来的工人,和他细说了我的看法。他连连点头称是,不予反驳,态度出奇得好,这和他们以前耍赖、狡辩的态度大相径庭。

    他听我说完后,就又进了小卧室。我没有跟着他马上走进去,而是悄悄地走到小卧室门旁,探出半个脑袋观察他们的动静。我一眼就看到这两个人不出声,只是在比比划划着什么。

    我的心此时已经疑团顿生,联想起前天晚上沈莹和赖骏孤男寡女锁着门呆在新房里,而几个人对那个门锁的好坏说法不一致,他们嘴里所说的那个大乳少妇和沈莹的特点相近,一种强烈地不安笼罩在我的心头——难道沈莹真的和那个小民工赖骏有什么苟且之事吗?

    沈莹气质高洁,又极其自尊、自爱,怎么会瞧上一个又黑又瘦、面相比我还老的小民工呢?他们身份相差悬殊,相貌更是天地之别。沈莹一直有洁癖,怎么会在这个又乱又脏的环境中和那样一个男人乱来呢?沈莹和我这两天的做爱,使我能感受到她对我的爱是真挚的,她怎么又会移情别恋一个小民工,这太荒谬可笑了。

    这绝不可能,我马上又在内心劝说着自己,但我觉得这还是不能完全说服我。

    我压抑住心头的不安,又走了进去,和这两个工人有一搭没一搭地闲聊起来。

    「这位师傅,你们最初好像是5 、6 个人在我家干活吧,怎么现在就剩下三个人在干活?」

    「赵经理,是这样的。你家的活干得差不多了,不需要这么多人。我们公司在你们这栋楼里又陆续揽了好几家的装修,就分出2 、3 个在别人家干。你们家是这栋大楼第一家开始装修的,装修设计和施工是很不错的,已经成为这栋楼的样板,有好几家人前来看过,他们很满意,就找我们公司来给设计和装修。比如隔壁三单元的8 楼东户、12楼西户,还有这个单元的16楼西户就是我们公司揽下的业务。此外还有好几家,我都记不清了,我们公司为此派来了好几个施工队在这干活。」那个认识我的人滔滔不绝地吹嘘起来。

    我听他这么一说,心里陡然升起一个念头——我去其他几家看看呗,说不定能打探出点什么消息。

    我又呆了一会儿,就起身叮嘱了他们几句,急冲冲地下了楼,准备去隔壁三单元看看去。

    我刚走到三单元里,就接到了沈莹的电话,她催我赶快回家,接她去外面吃饭。她已经订好饭店和雅间,已经通知了表哥李斌旭一家。现在已经11点出头,我们作为东道主去晚了,面子上可不好看。

    我只好按捺住急切探究真相的心情,怏怏不快地赶回家接上了沈莹,在12点前赶到了吃饭的地方——紫金山庄。好在李斌旭一家因为有孩子需要折腾一番才能出门,所以我们比他们略微早来了些。

    吃饭时,李斌旭一家和沈莹是兴高采烈、笑语寒暄,而我却只能强颜欢笑,尽量掩藏着自己的情绪,那顿饭吃的真是食不知味,酒入喉比药还苦,还要烧心烧胃。我看到沈莹戏逗着坐在她身边的小侄子,一副全然无事人的模样。她还不时捅咕我,让我看她小侄子可爱的憨态。

    我看着沈莹和小侄子那样亲热,身上隐然显露出母性光辉,这让我对自己那个不安的想法又做了否定:大概我有些神经过敏,装修工人所说的大乳少妇可能是别人吧,怎么会是我漂亮、高贵、气质脱俗的妻子呢。我不应该怀疑我的妻子,我爱她,她也一直爱我。我为她付出那么多,她怎么可能会用出轨背叛来报答我。

    沈莹是具有道德和良知的高知女性,而且又是那么的骄傲,对待以前那么多出色的追求者十分苛刻,怎么会看上一个长相龌蹉的小民工。这话说给任何一个认识沈莹的人,人们都不会相信的,只会把我的猜忌和怀疑当做一个笑料来宣扬。

    李斌旭似乎看出我有些神不守舍,就不解地问我怎么了,是丢了钱包还是捡了一个钱包?丢了钱包没什么,就当破财免灾,捡了钱包那更是意味着财神将会眷顾我。如果我心里是为该不该上交钱包而斗争,那就乖乖地做个良民,把钱包上交给员警叔叔,说不定年底还能参加「南京十佳好市民」的评选活动呢。

    李斌旭的这番都笑话把我一下逗笑了,他媳妇丛娜也笑的前仰后合,沈莹却有些狐疑地看着我。

    吃完饭后,我藉口出差回来还没有去单位,有些工作上的事需要马上处理,并且以喝酒不能开车为由,让没有喝酒的沈莹开车回家,我则提出打的去单位。

    沈莹本来准备要开车送我去单位,但李斌旭的孩子苦闹着缠住她,非要她去他们家陪他玩,沈莹只好无奈地和表哥一家开车走了。

    我目送他们开车离去,这才打的直奔新房。

    我再次来到三单元,乘坐电梯来到了12楼西户,发现防盗门敞开着,里面传来了叮叮当当地敲打声,进门一看,几个工人正在干活。我仔细辨认了一下这几个工人,没有一个是我认识的。

    我装作打量他们的装修手艺,一边看一边赞叹他们干得出色。一个工人起身问我有什么事,我说是买了新房,想找一家装修队为我装修家,就四处考察在本栋楼干活干得好的装修队。我觉得他们的活计干得还不错,想询问他们的工期进度,顺便打听他们是哪一家装修公司下辖的。

    第八章噩耗

    那个搭讪我的工人听到我夸他们,就喜滋滋地告诉我他们是「天晴」房屋装修设计公司下属的一支装修队,看来在我家的那个工人没有胡说。

    我说我是隔壁二单元11楼西户的房主。我看了几家装修的,感觉四单元18楼东户那家雇佣的装修队很有实力,想雇佣他们,但人家装修工程没完工,非要等干完那家的装修活才接手我的活,而我比较急着想住,就想来这里再找一家装修队。

    那个工人一看房主主动上门给他们揽活,就十分激动地说:「这位大哥,我是这支装修队的队长。我们这里虽然也没干完,但我们可以先派去两个人去您家先干着。等这里装修一完,就全部转移到您家干活,不会耽误您的工期和入住。」我摸着下巴颏,沉吟道:「你们倒是很爽快,比那家的装修队痛快,只是感觉你们的手艺比那家的装修队稍差点。我现在犹豫是等他们完工后接我的活呢,还是现在就找你们来干。」

    队长笑道:「这位大哥,我们和那家的装修队都是」天晴「公司所属的装修队,彼此都知根知底。那家装修队的队长是叫赖骏吧,他和他的那帮人是啥水准我们能不清楚吗。我觉着他们的手艺才扯淡,干活拖拉,不像我们这帮人干啥都地道,又讲信用和规矩。」

    「哦,你们讲什么信用和规矩啊,说给我听听。」我故作好奇道。

    「那还不好理解嘛,就是干活要保质保量保进度,尽量别浪费户主或公司的材料,也要虚心听从房主的建议。还有就是不偷拿房主的装修材料和辅料,不给房主找……找不必要的麻烦。」

    「呵,你们规矩还很多啊。只是我不知道这装修会给房主找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我还是头次听说这说法,你也说说吧。」? ? 「呵,这位师傅一看就是个细祥人,爱刨根问底啊。其实就是别破坏房主的……房主的夫妻关系。」

    「这装修能和破坏房主的夫妻关系靠啥边,你可越说越逗啊。」我边说着话,边给他递了一根「玉溪」烟。

    这时,旁边的一个年轻的木工插了话:「就是别借着装修的机会,勾引人家的漂亮老婆,给人家的男人戴绿帽子。」

    这句话像一记重锤,结结实实地捶在了我的胸口,使我一时说不出话、喘不过气来。好在我身边的那个队长急着转身打断那个多嘴的小木工的话头,没有留心我的反映。

    我稳定了一下情绪,装作不相信的模样问那个小木工道:「这位小师傅说话快人快语,但这种话听着让人难以置信,谁家的漂亮老婆会喜欢一个干粗活的民工,这话是你瞎编排那个装修队的吧。」说完这话,我也给他递了一根「玉溪」烟。

    小木工不客气地接过来烟,我就顺势也给他点着了烟。他吸了一大口说道:

    「我可没瞎说。那个装修队领头的叫赖骏吧,那小子向来多吃多占,自己公司人的活也抢。手下就那几苗人,派一两个人去对付人家房主,人少工期拖得也长,这一手真叫人腻味。我过去在他手底下干过,这小子嘴甜心活,善会讨好、蒙哄人。干活前他答应你好好的,但到了分钱的时候,就推三阻四地不好好给你钱,好像你还要求着他似的。总之到头来,他先前答应给你一千,最后能给你八百就算不错了。

    这我也就不说了,这个家伙最可恶的是,他贼色。听说他们现在给人装修的那家房主老婆是一个女博士,长得贼漂亮,我亲眼见过的。个子细高,长得细皮嫩肉的,确实漂亮,尤其是她胸前挺着两个大奶子,那个勾人魂啊。那个赖骏有一天晚上把那个女博士给强上了,折腾那个女的一宿不让回家。也不知哪个女的怎么回事,还被他操上瘾了,三天两头地找他,就在房主新家被他往死了操。「他的话说起来轻描淡写,但我却像被迎头给了一记闷棍那样疼痛难忍。我强忍着没昏眩过去,但我能感觉到自己的脸色一定不怎么好看。我故意装作不相信的神情问道:「兄弟,你是东北人吧,咋这么会忽悠呢?估计赵本山遇到你都能被你忽悠瘸了,你见过漂亮女博士会和小民工出轨啊?」「我是没见过,但我听说过可以不。他的手下有一个人是我认识的,和我关系不错。我们前几天一块喝酒时,是他亲口告诉我的,当然他这话也是听那个赖骏告诉他的。你可能不信,但我知道那个漂亮女博士的丈夫是一个物流公司的大经理,经常出差不在家,就给赖骏这个混蛋留下了空子。这个混蛋虽然长得像个地瓜似的,但嘴像抹了蜜一样甜,能说会道的。别看他人长得瘦小枯干,但我撒尿时见过他的鸡巴,那是又粗又长又黑,那个女博士八成就是被他的鸡巴操爽了,才甘心和他来往的。」

    这时先前和我说话的那个队长也凑了过来,不再干涉小木工的说话,还颇有兴致地补充道:「黄三说的这话不假,我可以作证。我上个星期天和赖骏喝酒时听他吹过,他换着花样操那个女博士。乳交、口交他都和女博士用过,就差肛交了。那个女博士最喜欢和他玩口交,也喜欢被他从后面像狗一样地操,那个招式好像叫什么‘ 隔山取火'.

    最绝的是赖骏有一手绝活,叫做什么' 弹乳琴' ,就是用两个木工用的铅垂提溜着栓在女博士的乳头上,把女博士的奶子拉的细长,他和女博士一起站着,一边从后面操女博士,一边手从后面伸过来,弹那个吊着铅垂的工线,把那个女博士不知是舒服的还是疼的哇哇乱叫。赖骏操女博士时,就把他的人从家里找理由赶走。但他的人就偷着返回来,趴在防盗门外听得清清楚楚的。唉,黄三,你说这个女博士' 弹乳琴' 时是舒服的哇哇乱叫,还是疼的哇哇乱叫呢?「「舒服得呗,这还用问。如果她感觉疼、不舒服,肯定不会让赖骏一而再、再而三地那么整。这个' 弹乳琴' 我也听说了,说是就依靠在客厅阳台的不锈钢护栏边那么干的。据说头一次就把女博士的乳头吊肿了,但女博士还是后来被他这么又吊了两回。女博士家在18楼,也没有窗帘,被赖骏脱光了在客厅窗户前操,也不担心被楼底下来来往往的人看到,你说这个混蛋禽兽不禽兽。那个女的也真是够贱、够淫荡的,怎么落在赖骏这个混蛋手里了。奶大必淫荡,这话真不假,操!」小木工愤愤地说道。

    队长接着说道:「我听赖骏说过,他一有钱就爱找野鸡上嫖,从野鸡那里学了不少本事,所以他伺候女人的绝活多着呢。那些野鸡、老妓女见了他都怕,不敢招揽他的生意,除非他愿意出双倍价钱。但他说,以他的本事,应该女的倒给他钱……」

    「听赖俊这小子的口气,他没少操城里女人。妈的,这城里女人可真看不透!

    那些野鸡、老妓女都嫌他操逼太狠,不接他活,这城里的女人却乐意被他狠狠操,这细皮白肉的也能架得住他那狠劲?听他说07年时装修时,他就搞定了一个20多的漂亮女白领,那女人还在奶孩子呢,那段时间他可没少吃那女白领的奶水!,两人到现在还保持着关系呢,那女的时常偷着来找赖俊让他操。我有次还碰见过那女的,个不高也就160 ,身材很瘦,但奶子不小,腰还细,妈的根本看不出像生过孩子的女人,不像咱们农村的,生完孩子腰跟水缸似的。那女的脸蛋也漂亮,最吸引人的地方是她的眼睛,桃花型,笑起来弯弯的特别迷人。有意无意的就像在跟别人放电。她看着你的时候就会让你有受不了的感觉,特想操她…? ? …」

    小木工明显的不平,嫉妒起赖俊了。

    「这城里漂亮娘们都什么想法啊?怎么看的上赖俊那吊样。队长,你看的那女白领和女博士比起来咋样?」

    「虽然也是美女,但比不上女博士啊!模样、身条比不过,学历也比不过,听赖俊说那女的是个硕士。但也是个有文化人啊,想不通咋喜欢赖俊这种人,难道是因为这个家伙操逼时间长?听他说干一次没有一小时不算完,被他操的女的都死去活来的。……」

    「算了吧,他那点本事我还不知道吗?」小木工打断他的话道,「我听他的人说过他的那个耐久力,全仗着他吃性药、抹神油,什么' 金枪不倒丸' 、' 印度神油' 啦他都随身预备着,甚至美国产的100 块钱一片的那个蓝颜色伟哥,他都舍得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