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重生南非当警察 > 正文 690 否认三连
    虽然战略仓库里有百万支李·恩菲尔德,不过罗克也不会一次性送走,第一批发往本土的李·恩菲尔德是四十万支,而且时间已经是1913年的三月份,接下来每个月,尼亚萨兰都会向陆军部交付十万支步枪,直到订单完成。

    这时候尼亚萨兰军工集团每个月的步枪产量已经达到十万支,马蒂尔达的工厂全力以赴,不仅仅是步枪,手枪和通用机枪的产量也大幅度飙升,自动步枪每个月的产量也达到八百以上。

    步枪的销路还好点,通用机枪和自动步枪的销路不太好,陆军部给尼亚萨兰军工集团的订单并不包括通用机枪和自动步枪。

    罗克不着急,随着时间的推移,各国对于自动武器的需求都会井喷式爆发,英国陆军现在一个师只有十几挺机枪,再过几年就会达到五百多,到时候全世界就只有尼亚萨兰军工集团可以满足各国对于自动武器的需求。

    军购订单确实是很诱人,联邦政府也垂涎三尺,三月底,国会有议员提议收回南部非洲境内大企业的自主外贸权,联邦政府将物资统一收购然后再对外出售,这样就能将大部分利润留在联邦政府。

    提出这个议案的议员艾德蒙·冈特来自开普的进步党,荷兰裔,曾经在开普敦远洋贸易公司任职。

    在罗克组建尼亚萨兰远洋贸易公司之前,开普敦远洋贸易公司是南部非洲实力最强的航运公司,巅峰时期拥有二百多艘远洋货轮,业务遍及欧美远东,罗克当初来到开普敦就是乘坐开普敦远洋贸易公司的客船。

    随着尼亚萨兰远洋贸易公司和爱德华港的崛起,开普敦远洋贸易公司和开普敦港的地位在逐年下降,现在开普敦和德班一样正在逐渐边缘化,等鲸湾港建成之后,和爱德华港一左一右将完全取代开普敦的地位。

    “冈特议员,理智点,我们继续讨论鲸湾港的问题。”菲利普不想讨论这个问题,南部非洲出口量最大的几家企业,除了小斯的南非公司之外,都和罗克、亨利有关,甚至因为交叉换股,罗克和亨利也有南非公司的股份,所以这个问题根本就没有讨论的必要。

    虽然看上去这个提案对南部非洲很有利,但是如果这个提案通过,那么国会135名议员,一个星期后最起码要换掉一半。

    即便任期还没到,也是可以主动辞职的。

    “为了修建鲸湾铁路,我们损失惨重,每个月最少要死一千人——”艾德蒙·冈特大放厥词。

    “闭嘴,你是从哪儿得到的数据?还一千人,你怎么不说一万人,那样更加耸人听闻!”都不用菲利普说话,自由党,同时也是执政党主席欧文马上拍桌子。

    “说话要小心,要对自己的话负责任,否则就会吃官司——”艾登阴阳怪气,南非公司有太平洋铁路公司百分之二十股份。

    太平洋铁路公司从来没有公布过这方面的数据,私下里怎么说都无所谓,国会里这样说肯定要惹麻烦的,太平洋铁路公司也有联邦政府的股份。

    巴克不说话,只顾翻看面前的文件头都不抬,他也是以自由党党员的身份当选国会议员。

    “我们干脆把所有私人企业全部收归国有,这样所有利润就都属于联邦政府。”尼亚萨兰党籍的议员奥特曼·布鲁斯特的话引起一阵哄笑,尼亚萨兰境内有南部非洲最大的私人企业,这完全就是起哄。

    “统购统销会极大增加联邦政府的利润,缓解联邦政府的财政危机,而且可以整合南部非洲的资源,进一步增加企业的竞争力,这么多好处你们为什么看不到?你们在顾虑什么?或者说,你们到底是为联邦政府服务,还是为私人企业服务?”艾德蒙·冈特义正言辞,哄笑声马上停止,议员们面面相觑,不知道艾德蒙·冈特是吃错了什么药。

    统购统销当然对联邦政府有好处,这里所有人都知道。

    问题在于这一点根本无法实现,议员们也确实是应该为联邦政府服务,不过议员们代表的也确实是私人企业的利益,这一点所有人都心知肚明。

    原本有些事大家自己明白就好,没必要撕破脸摆到台面上,艾德蒙·冈特的话确实是政治正确,但是没有任何作用。

    “你特么简直是放屁,你不是为私人企业服务?如果没有开普敦远洋贸易公司提供的竞选经费,你根本没有机会坐在这里大放厥词,这里的每个人都是在为私人企业服务。”艾登不客气,欧文和巴克都是战五渣,艾登每次都冲锋在前。

    “我不是——”奥兰治籍的人民党议员杰瑞·莫尔顿总算得到了发言的机会,从布尔战争结束后到现在,奥兰治没有任何一家拥有全国影响力的企业,是南部非洲最惨的一个州,贝专纳州都已经后来居上。

    贝专纳农业公司现在也是一家很强力的企业,这家企业的影响力现在不仅仅局限在贝专纳,在奥兰治、开普、纳塔尔,贝专纳农业公司都有大量产业。

    “你特么才是放屁,听听你的话,你到底是站在南非公司的立场上,还是站在联邦政府的立场上?”艾德蒙·冈特反唇相讥,别人畏惧南非公司,艾德蒙·冈特不畏惧,开普敦远洋贸易公司有英国资本,并不是纯粹的南部非洲本地企业。

    “都闭嘴,辩论可以,如果再有人骂街,特么的老子就要撵人了!”菲利普脑门上的血管都在跳,就这还国会议员,菜市场买菜的大妈都比他们温文尔雅。

    艾登的样子就跟菲利普骂的不是他一样,整整领结心满意足坐下,左顾右盼得意洋洋。

    艾德蒙·冈特撇嘴,就跟向风车发动冲锋的唐吉坷德一样悲壮,直挺挺的仰着脖子不放弃。

    “冈特议员,统购统销是最理想的状态,事实上不可能实现。”巴克终于看完手中的资料,摘下眼镜心平气和。

    巴克的年龄比罗克大一点,但是并没大几岁,这才短短几年功夫,巴克的头发已经白了一半,眼镜也从单片眼镜慢慢加厚到酒瓶底,国会议员也有国会议员的烦恼,很闹心的。

    “为什么不可能实现?就因为私营企业主的自私自利?”艾德蒙·冈特总算是找到一个愿意跟他正常交流的。

    “不不不,销路,因为销路,冈特议员,包括诸位议员,你们应该多多少少都有生意,或许规模很大,或许规模较小,如果把销售的权利交给联邦政府,那么冈特议员,你能保证联邦政府能把企业生产的产品顺利卖出去?”巴克懂得以势压人,少数服从多数嘛,大家心平气和讲道理。

    “冈特议员当然能保证,要不然也不会提出这么脑残的提议。”艾登补刀,就跟生意场上一样,南非公司和尼亚萨兰农业公司无限默契。

    “巴克议员,我们南部非洲的产品物美价廉,在世界市场有足够的竞争力,欧洲正处于战争边缘,这时候我们更应该联合起来形成规模优势抢占欧洲市场,美国人就是这么做的。”艾德蒙·冈特也是有理有据,不过他忽略了一个事实,美国的发展也是依靠私人企业的崛起,和南部非洲一样。

    “美国人可以和德国人做生意,我们做不到。”巴克冷静,美国现在是左右逢源,南部非洲却有天然立场,这一点无法改变。

    “巴克先生,冈特议员的意思是,联邦政府把销售权收归国有,然后开普敦远洋航运公司就能承接联邦政府的业务,这样一家濒临倒闭的企业就能起死回生,开普敦也能恢复往日的繁荣——”奥特曼似笑非笑,不能适应时代发展的企业迟早会被时代抛弃,南非公司也是殖民地时代遗留下来的企业,现在依然生机勃勃。

    所以归根结底就不是什么市场销量问题,企业的关键还是人。

    “我们不能把有限的时间用在讨论这些没有意义的问题上,不如我们直接投票决定吧——”欧文主动终结这个话题,还是用民主的方式来决定结果。

    “投票的结果会有什么变化吗?”艾德蒙·冈特口不择言。

    “冈特议员,你是什么意思?你是在质疑国会的权利吗?”菲利普一上来就扣帽子,胆敢否定民主的公正性,真是其心可诛。

    “我不是——”艾德蒙·冈特这才意识到犯下大错。

    “是的没错,投票的结果也不会有什么变化,冈特议员的意思是国会是被少数人控制的邪恶组织——”艾登本来是落井下石,但是同样遭到菲利普的怒视。

    “我没有——”

    “干脆国会解散算了,让冈特议员当国王,南部非洲实行帝制——”奥特曼才是语不惊人死不休。

    “别瞎说——”艾德蒙·冈特被吓一跳,南部非洲是有国王的,英王乔治五世。

    “都闭嘴,现在开始投票。”菲利普果断叫停,再继续下去,国会不解散也差不多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