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中文网 > 玄幻奇幻 > 盖世天帝 > 正文 第543章 别拿死人来威胁我
    “这是什么东西?”

    别说是乾元,就是此刻站在固北城头上的北策军自己,都是一头雾水。

    包括云霄等五位将军,他们镇守固北城这么多年,可从来不知道,固北城还隐藏了十八门火炮?

    一时间,诸多疑惑尽数落在秦命和无崖子的身上。

    看到火炮出世,秦命嘴角掀起一抹笑意,他看向无崖子,淡淡笑道:“做的不错。”

    无崖子心中也是颇有感慨。

    如果不是遇到秦命,关于固北城防炮的秘密,他或许一辈子都不会说出来。

    “那你答应我的?”

    无崖子忽然问道。

    秦命闻言,洒然一笑。

    “我秦命说出去的话,一言九鼎。”

    此时,云霄开口道:“秦帅,这东西?”

    他指着那十八门火炮。

    秦命见状,转身看向北策将士,忽然神色严肃的说道:“你们都看到了。”

    “这十八门火炮,名为固北城防炮,乃是七百多年前大秦开国国父无崖子亲自督造,事实上,整个固北城,也都是无崖子的手笔。”

    “时隔七百年,无崖子的后人,第七代无崖子传人今日归我麾下,他,就是无崖子。”

    说着,秦命将身旁的无崖子推到前方。

    无数目光顿时聚集在无崖子的身上。

    那一刻,他几乎有一种落泪的冲动。

    七百年,家族传了七代,明明拥有着显赫身世,先祖是那等惊才绝艳的存在,然而却只能在皇城中苟延残喘,不敢犯任何错误,因为他生怕自己有任何一个过失,就会给自己招来杀身之祸。

    他们一脉单传,一旦他死了,无崖子家族的传承就此断绝,家恨,也无从可报!但现在,是秦命给了他机会,让他站在台前,享受所有目光。

    “秦帅,你是不是搞错了?

    这无崖子,不过就是个落魄贵族,陛下也下过圣旨,不准他参与大秦一切政事,甚至,不可以出现在世人面前!”

    就在无崖子心情激动不已的时刻,一道不合时宜的声音,突然响起。

    众人目光一转,只见云扬从人群中站出,作为文道世家的领袖,他的身后,也是跟随着一波文道世家传人。

    “秦帅,固北城防等一切军事活动,均属于大秦机密,陛下有旨,不准无崖子后人参与任何政事,更何况是军事这等重要机密?”

    云扬开口,身后一群文道传人,也都纷纷附和。

    无崖子的脸色缓缓凝固,却无从辩驳。

    云扬看向无崖子,冷哼了一声,道:“当年第一代无崖子不知道犯了何等弥天大罪,被先祖皇帝行以车裂而死,无崖子家族满门抄斩,只留一脉,留这一脉可不是给你机会翻身的,而是要你世世代代都背负罪人的烙印!”

    “你无崖子是大秦罪人的后代,有何资格参与大秦军防?”

    哗!云扬这般开口,顿时让不少北策军面露惊色,这无崖子身上,竟然还有这等秘辛?

    当年第一代无崖子,到底犯了什么罪,竟然要世世代代不得翻身?

    而无崖子听到云扬的怒斥,脸色顿时变得通红,张了张嘴,想要说什么,但最终却是无奈的垂下头。

    但就在这时,一道温厚的手掌落在他的肩头。

    无崖子转头一看,是秦命。

    “秦帅,我……”秦命摇了摇头。

    他看向云扬,目光中带着一丝冷意。

    “你以为,你又知道了?”

    “嗯?

    什么意思?”

    云扬皱眉。

    “这里,是固北城,是北境,我秦命就是最高统帅。”

    秦命开口,眼神睥睨,一股卓绝寒意,充斥固北上空。

    “我说用谁,就用谁,怎么,还需要你来告诉我?”

    感受到来自于秦命散发出的巨大寒意,云扬脸色一变,但他仍是不甘,开口道:“秦命!难道你要违抗圣旨?

    不准无崖子后人参与大秦一切政事,这可是大秦王朝开国先祖的圣令,至此历朝历代皇帝都必须遵从!”

    云扬看向秦命,带着倨傲,有先祖皇帝圣令在手,你秦命难不成还敢公然违抗?

    不明所以的北策军守城将士听到这话,也都是面色微微一变,有先祖圣令,谁敢不从?

    就是当今圣上,也得遵从!四周议论声响起,云扬眼中带着一抹得意。

    然而就在这时,秦命微微上前一步,忽然伸出手。

    “你要做什么?”

    云扬脸色一变。

    啪!话音刚落,秦命一巴掌扇出。

    “秦命!你敢打我!”

    “我打你打的还少?”

    秦命不屑笑道。

    “还有,不要试图去威胁我,更不要拿一个已经死了八百年的死人来威胁我。”

    秦命一句话石破天惊!轰!满员震荡!他们听到了什么?

    秦命竟然说,先祖皇帝只是一个死了八百年的死人!大逆不道!这是大逆不道啊!就连云霄等人都是眉头一皱,暗道秦命此话,太过狂妄!这要是传到当今圣上耳朵里,这是死罪啊!“秦命!你竟然敢侮辱先祖,简直是目中无人,欺君罔上,大逆不道!”

    “先祖皇帝何等英雄?

    开创大秦伟业,岂容你这等小人批驳!”

    “侮辱先祖,那就是妖言惑众,待我等回到皇城,必然要参你一本!”

    文道世家传人纷纷开口。

    有属于剑无双一派的世家也想要在这个时候落井下石。

    但剑无双阻止了他们,摇了摇头。

    “良造,为何不……”“你们以为,单凭几句话就能让秦命屈服?”

    剑无双冷笑一声,正因为是敌人,所以他更了解秦命。

    听着文道世家传人的声讨,秦命却是淡淡一笑:“想回到皇城?

    你们怕是没有机会了。”

    秦命话一说出,原本还喋喋不休的众人,突然就安静了下来。

    “秦命,你什么意思?”

    云扬感到有一丝不对劲。

    这秦命,难不成敢对他们下手?

    他的胆子,应该没有那么大吧?

    闻言,秦命整了整袖口,问向云霄:“云将军,按照北策军法,当众直呼主帅姓名,算不算以下犯上?”

    云霄一怔,然后立马回答道:“自然算是,不过……”不算什么大罪,一般惩罚就是,关禁闭。

    然而他话还没说完,秦命直接抬起手,道:“只要算是以下犯上,就可以了。”

    云扬脸色刹那间一变,他哆哆嗦嗦的开口道:“你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北策军法,我虽然直呼你姓名,但罪不至死……”他似乎已经预料到秦命接下来要做什么。

    秦命见状,脸色已经完全阴沉了下来。

    “你说说你们这些文道世家,在皇城一掷千金,吟诗作对,大鱼大肉,美人成群,不是很潇洒吗?

    为何偏偏要来这里,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

    “说实话,我秦命骨子里,看不起你们这些人。”

    “盛世之时,你们一度吹捧,写一些华丽文章便可谋得功成名就。”

    “乱世之时呢?

    对行军列阵一窍不通,却偏偏要来横插一脚,怎么?

    就凭你们这样,还想在战场上投机取巧谋得几许战功,以此成为你们回到皇城吹嘘的资本?”

    秦命几句话,让文道世家传人的脸色纷纷一变。

    “秦命!你是在侮辱我们!”

    有传人不服开口。

    秦命淡淡一笑,眼中有冷意闪过:“没错,你说对了,我就是在侮辱你们,那又如何?”

    那人脸色涨红,却发现自己手无缚鸡,根本做不了什么。

    “相比之下,他们和你们同属于文道阵营,为何他们就如此优秀?”

    秦命忽然伸手指向另一边。

    那里,站着周绿蚁。

    周绿蚁身后,零星的站着四五个人,他们本都是一同前来,但现在,很显然分道扬镳。

    “你们觉得呢?”

    秦命问向他们。

    周绿蚁身后几人努了努嘴,良久之后,他们缓缓道:“虽然同属于文道世家,但我等,不屑与其为伍!”

    “我们来到北境,是以建功立业,以护家国!”

    “然而他们从始至终,一派高高在上,自命不凡,在军内横行无忌,大搞特权,这根本就违背了我们来到这里的初心!”

    他们几人开口,云扬等一众传人脸色都是在顷刻间变得难看至极。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你们的思想觉悟,可比他们高多了。”

    秦命看着这几人,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的文人,才是一个国家所需要的。

    盛世之时,可以手中笔杆抨击时事,以固家国之基。

    乱世之时,可投笔从戎换一身戎装血战沙场,以护家国大义!如果满朝文人皆是如此,一个国家,何愁不兴盛?

    “来人!”

    秦命忽然一喝。

    “将这些人推到固北城外,让他们去和乾元血战,能不能活下来,就看你们各自的本事了。”

    “是!”

    士兵上前,没有一丝犹豫,直接拽着云扬等人就往城下拉。

    这些士兵,早就看不惯这些文道世家传人作威作福,如今,秦帅总算是清除了这些毒瘤!云扬等人脸色灰暗,一片绝望。

    咚!当他们被推出城门外,身后传来大门紧闭声音的时候,他们方才反应了过来。

    “秦命!你这是公报私仇!”

    原本自诩不凡,从来都是抬着以鼻孔对人的这些文道世家传人,这下,完全慌了神。

    远处,可是五十万大军啊!城头上,听着云扬的怒吼,秦命淡淡一笑,继而问向北策将士:“你们说,我这算不算是公报私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