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中文网 > 武侠仙侠 > 刀笼 > 正文 第五十一章 大地为砧板 群龙争首
    戚笼看了黑蒙蒙的天空一眼,呵了一声,“不管你想要什么,出于礼貌也总该露个面,你戚爷大抵还是个看脸的人。”

    沉默了好一会儿。

    天上的夜光和地上的昼光交织在一起,朦胧之中,走出一位女扮男装的俊美女子,此女头顶幞巾,裹夜色为袍,大袖飘飘,腰巾为白云所织,上纹百兽,腰间垂着一拇指大的黑印;掌心轻轻拍打着扇子,整个人看上去仿佛钟天地之毓秀,却又是泰山之上的天地毓秀,只可仰视,不可直观。

    这是个大官儿。

    戚笼毫无由来的这般想。

    “见到我了,如何。”

    “很漂亮,但我不喜欢你的气质。”

    “我也不喜欢你的气质,若是在我的国度,你见不到明日的夜阳。”

    戚笼面无表情,大抵两看生厌的人都是这般,不过他早过了凭感觉分好恶的年龄了。

    “你的国度?”

    ‘不周’下颌圆呼呼的,抬起来有一道好看的弧线,平添了一分可爱。

    “若是比较的话,大约相当于古钟吾国妖皇的地位,如果祂还活着的话。”

    “哦。”

    不周不满意对方的态度,不过还是耐着性子道:“有了我的支持,你可以成为古钟吾国第二个妖皇。”

    戚笼咧嘴:“那你有了我,能得到什么?一具强壮的男人肉体?”

    ‘不周’眼皮一沉。

    “你的起步已经很慢了,群龙争首,莫说慢一步,便是慢一丝,最后也只能成为龙首的养料。”

    戚笼猛的踏前一步,二人之间,隔着一个世界,却像能听到彼此的呼吸,戚笼重又化作了龙煞,眼眶中绿火大作,火中像是有一口宝剑,直戳对方心底;同时,不周的掌心握住,黑白二光流溢,天地在转动变化,时而为黑,时而为白,只要她需要,捏死对方就跟捏死一只蚂蚁一样——除非她想出局。

    “我动作慢?你若是动作很快的话,怕是也瞧不上我,我没有天命,只有一套狗命,”戚笼笑的露出四颗白牙,“收起你那一套吧,威胁、利诱、恐吓、色诱,除了最后一种,其它三种都对我没啥用,哪怕你能一指头捏死我,也不能按着我的脊椎让我跪下,所以,咱们还是开门见山的好。”

    ‘不周’脸上闪过一丝揾意,统治着比钟吾古地还大的国度很多年,她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厌恶感了,不过她也明白,这种厌恶感在这场局中,不算是坏事,你厌恶的东西,也足以让别人厌恶,龙主必须足够桀骜,而且能控制住这股桀骜。

    且养恶气,且藏杀心。

    对方不是莽撞之辈,她可以看出对方疯狂眼神之后的冷漠,他是在讨价还价,狗命,不是狗,不是丢一块骨头就要啃上去的狗。

    她嘴巴扬起,“好吧,或许我们都需要坦诚一些,还有,我并不会脸红,我们两距离至少超过两千万里,所以,你靠的再近也无用。”

    “是吗,抱歉,”戚笼失望道,退后几步,一脸歉意:“职业习惯,看到大官总有种看肥羊的感觉,您继续,我保证认真听话,你要我斩谁,我就斩谁,只要待遇好,特殊服务也不是没有。”

    不周冷哼一声:“龙脉是入场卷,有人作弊,被赶出了局外,你意外入局,却只有半张入场卷,我可以帮你取得剩下的半张,但你需要替我办事,或者说,成为我的手下。”

    戚笼咂嘴:“我更愿意称之为合作方,毕竟戚某人脑生反骨,一想到头顶有个主子,下意识就是一刀挥过去,真的,这不是我的错,完全是这手自己动的——我手一向很黑。”

    ‘不周’沉默片刻,大约是明白若是不‘平等’对待对方,或许真的很难进行更深层次的沟通。

    “好,你我各取所需。”

    戚笼表情一肃:“女先生说的可否更明白些。”

    “简单来说,龙脉是入场卷,山海九道是赌档,我是赌客,你是我摸的骨牌,监察者是庄家,这一局牌九,可以有很多人上桌,但最后只能有一个赢家,可以加注,但输家必须输光才能离场。”

    “骨牌和赌客是一体的,牌面越大,赌客的赢面就越大,赌客赢面越大,就越会加注,你得到的助力也就越多。”

    “而亲自下场者,便等于作弊,要被庄家赶出去。”

    戚笼若有所思,他想到了夜枭女和赵神通。

    “没错,若只是有些小动作,庄家多半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那一日,他们若真夺了龙脉,收了此地的天地凭证也就算了,谁知碰上了你这个愣头青,一脑袋顶了上去,竟成意料之外的变数。”

    ‘不周’脸上溢出一丝笑意,似是,幸灾乐祸?

    “那么这场赌局,赢家能得到什么?”

    “钟吾古国真正的遗产,也正是为了收获这一道遗产,这自上古年代传承下来的妖国才‘被灭亡’,有劫运才能诞生劫果。”

    戚笼张嘴,‘不周’却看出他想问什么,直接道:“你知道的已经够多了,比起大多数‘赌客’来说,我已是足够尊重你这张暂时摸不出牌面的骨牌,你若想知道全部的秘密,靠实力说话,替我赢下去,赢下去我便把全部告诉你。”

    “那我又能得到什么?”

    “呵,龙煞附体的感觉如何?这可只是一道龙脉中的一部分而已,群龙争首,你猜有几条龙?”

    “好吧,最后一个问题,窥秘者是什么?”

    “便是类似我这种外地来的赌客,一些本地的赌客组成团,靠宰外客赚筹码,你难道没有印象?我可是一直有关注你的,”不周轻轻一笑。

    戚笼回忆片刻,吐了口气,段补楼城主,你当年可真是想不死都难啊。

    又是一阵长久的沉默,就在‘不周’的耐心耗尽之前,戚笼抬头,眼中凶光闪烁:

    “先说好了,我可只会杀人。”

    “这便足够了,群龙争首,重在一个争字,我可以替你做好一切,唯独不能亲自替你下场解决对手,你把自己打磨的足够锋锐,我便能省下很多心了。”

    ‘不周’敲了敲纸扇,缓缓道:“现在就有一道机缘触手可及,就看你争不争的到了,争到了,你这张门票便能补齐,你应该也意识到,龙脉对你潜力的开发有多么重要。”

    “有一位本地的赌客,正在挑选自己的赌牌,他看上了两张好牌,但他只能挑选一张牌压赌注,又因为某些原因,他暂时无法亲自下场挑选,所以他只能遥控他人做耳目,让两张牌自相残杀,最后挑选赢的那张下注。”

    “赌局的规矩,指定的时间前必须下注,若是在下注之前,赌客的‘耳目’突然失灵了呢?若是那最后一张牌翻开,其实是你呢?”

    ‘不周’嘴角露出迷人的笑容:“你最擅长的,不就是三寸地间争死活,若是死活换成气运,我相信你一定也能做好。”

    戚笼眼中闪出刀锋,冷不丁的道:“时机最重要。”

    “人杀迟了,机缘便落不到我身上,人杀早了,便会被察觉;耳目若是查不出来,同样失败。”

    ‘不周’扇头朝着戚笼一点,赞道:“聪明。”

    “你知道最妙的是什么吗?便是你这龙煞化身,若是夺龙成功者,只能吞噬不同的龙脉,但你不一样,你虽然先天不足,但可以吞噬其它的牌九壮大自身,他们是掠夺者,而你是夺命者。”

    黑白颠倒的世界渐渐褪去,俊美到极点的‘不周’露出淡淡的笑容,像是俯视众生的神祗化身,身影越来越淡。

    “九道之广,岂一人之强化,必伫才能,共成羽翼。”

    “我等着与你再见的那一天。”

    ‘刷’的一下,纸扇打开,扇面滚滚白云,云层下方是浓郁恐怖的血浆雷海,无数黑色锁链穿云而过,锁住云层上最模糊的一座高山,山顶有神人探手,血层下同样有巨臂拖扯住锁链。

    戚笼越来越眼熟,这竟跟那‘九龙藏’的某副画面有几分相似。

    一声响彻九霄的鸟鸣声,两扇铺天盖地的金色羽翼从山顶飞出,那代天掠食的巨大金眼缓缓垂下,桀骜凶猛。

    金光罩身,烧的戚笼血液沸腾,蒸出毛孔,在身上绘成一副血佛陀,狂风卷过,鸟嘴大能吞象,缓缓张开,露出无数圈转动的畸齿,吞下佛陀。

    盘肠搅肚的痛。

    “祂是你的了,记住祂的名字。”

    “什么名字?”戚笼大吼道。

    “迦楼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