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唐朝小白领 > 正文 第十八节 惨烈战局
    两天之后,终于睡饱的程处默精神抖擞地出现在叶檀的帅帐里,看着面前的酒

    菜,忍不住坐下来埋怨道,“这两天天天喝粥,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终于可以好

    好吃一顿了。”

    看到自己的部下没有死,他还是很高兴的,睡觉也就更加一塌糊涂了,重新洗

    了一个澡之后,他就过来蹭饭了。

    叶檀手里拿着书本看着道,“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回来?”

    程处默快速地吃了一个肘子和半盘的黄瓜之后,才说道,“我是被李帅派回来

    看看这里准备的如何的。”

    “那么为什么,你们会变成这么一个德行?”叶檀不解地问道。

    一听到这句话,他的眼圈再次红了,指着外面的天空道,“都怪这个该死的天

    气,我们走错路了。”

    然后他就絮絮叨叨地开始讲了自己这段时间经历了什么,让叶檀的脸色也跟着

    紧张起来,这次的事恐怕很大了。

    李靖是厉害,兵法什么的都是牛人,可是你就算是再牛,也不能让所有的军士

    都可以吃饱穿暖以及不被人袭击,所以,在袭击了几个重要的据点得手之后,他就

    开始派人回去趟路,目的是为了让自己回去的时候可以得到好一点的照顾。

    天气冷,可以获得不少的好处,可以偷袭,可是天气冷,却也让军队里的人也

    跟着倒霉了。

    冻伤冻死的人很多,据说现在连李靖都可能扛不住了,因为冷,因为困,他为

    了让这次的仗不出事,至少五六天不睡一次,而没有想到程处默回来的时候,竟然

    走错了,遇到了一伙马贼以及突厥部落。

    所以,他们就受伤了,而且更加可怕的是,这条回来的路,有了麻烦了。

    因为李靖说过了,回来的路必须要通畅,否则的话,就算是将突厥可汗弄死

    了,也会很麻烦,因为大唐的精锐之师也就这么一点点啊。

    同时,还给了他一份文书,以叶檀的想法,这个文书肯定是被程处默看过的,

    而李靖,他够呛看到过,因为李靖很忙。

    叶檀听出来了,这是要让自己去帮忙的,同时要保证这里的一切供应。

    所以,他抬头看着程处默道,“你这两天也休息的不错了,那就在这里好好休

    息,我出去几天就回来。”

    说完这个,就将手里的指挥权交出去了,然后不等对方说什么,就离开了帅帐。

    等到程处默跑出去的时候,却已经发现少了五百多人,只是很奇怪的是,那些

    管家之类的,甚至他家的程东也开始派人出去跟着了,不知道到底有什么事呢。

    叶檀带着松洲特有的兵丁出来了之后,看着四处只有白色的一片片草地,知道

    这些地方也许之前都是绿草成荫的,可惜现在却不行。

    还好天气不错,晴朗万里的,骑马走在上面还是很舒服的,只是呢,这次叶檀

    出来的时候,带来的粮食很少,也就是说,如果不尽快找到粮食的话,三天之后,

    就会断粮。

    所有的军士脸上都带着一面黑色的纱布一样东西,这不是为了耍帅,也不是为

    了说自己就是个胡子,而是为了防止长时间在雪地里行走的时候,眼睛会被阳光灼

    伤了。

    因为都是马匹,所以,他们很快就到了之前程处默说的那个据点,说白了就是

    一个稍微高一点的山丘,四周无树,只是在侧面有一些干枯的野草,而且从地上的

    痕迹来看,应该是之前战斗过的,因为他们是一人两马,所以,速度比程处默的要

    厉害的多。

    “将军,前面发现了一个不大的部落,他们似乎正要迁徙走。”

    就在叶檀刚刚吃过午饭不久,二路就跑过来了,这个臭小子别看是个辅兵,可

    是这个胆子却不小,非要跟着来,说是他对于这里很熟悉。

    “有什么特征?”叶檀站在那里,感觉空旷的一塌糊涂,似乎可以一眼看到天边

    一样。

    “就是普通的牧羊人,不过,在草原上,牧羊人和马贼之类是相等的,他们有

    机会就抢劫,没有机会的话,就做生意,不过他们做生意也没什么特别的东西,就

    是一些牛羊而已。”

    二路说这话的时候,嘴巴里的哈出冷气,在身前透出一个奇怪的白雾,可是他

    却不冷,因为脑袋上的东西不是盔甲,而是皮帽子,而手上却是一副羊皮手套,这

    样的装备,他是从来不敢想的,可是现在却可以想象了。

    “今晚时分,突袭,灭了。”

    叶檀说完这句话,就找了一个山丘的背地里迷了一会,身体下面铺了一层厚厚

    的兽皮,很温暖,别看他厉害,可是也很累,只不过是半天,他跑了上百里的位

    置,现在到底什么地方是东南西北,他也不知道的。

    其他的人听了之后,根本就没有多一句话,因为这件事需要多说了,只是有个

    人骑上马就朝后方跑去,因为那些商人还在距离他们一般的路程上,目的就是为了

    不耽误叶檀的事。

    下午的时间过的很快,等到那个人回来的时候,叶檀看了看风向,发现今晚应

    该是个阴天,翻身上马之后,看着二路道,“现在出发。”

    二路点了点头,骑着一匹花马就在前面带路,然后这支队伍就朝之前发现的那

    个部落跑去。

    果然,他们已经不在原来的地方了,而是和原来的距离相差三十里的位置,他

    们带了不少牛羊,所以这个速度却是快不了。

    等到看到那个黑漆漆的部落的时候,叶檀根本就没有犹豫,直接挥手道,“上。”

    一群之前已经似乎被别的难受的飞蛾卫,一听到这句话,就冲了上去了,只是

    他们虽然是疯子,可是军律和军法不是开玩笑的,非常的严格。

    结果这个外面用牛皮编织的围栏的部落里面的人可能在准备吃完饭,热气腾腾

    的有点热闹,可惜的是,这样的热闹是不能让中原的人舒服的,因为太多的时候,

    他们是靠着这样的热闹来屠戮我们的。

    所以,覃宇和刑天两人的出现,手里的长刀宛如手握镰刀的死神一样,直接就

    冲进去了,见人就杀,没有那个工夫去搞什么好人还是坏人,在成人的世界里,没

    有好人和坏人,只有利益,讨论对错的时候,太多的时候说的是小孩子。

    终于,在刑天等人连续杀了二十人的时候,里面的人反应过来了,从中间的那

    个帐篷里跑出来的人都是真的壮汉,跟着突厥的生活习惯,在最外围的是老人和妇

    女,中间的孩子,再中间的话就是大汉和壮丁,他们才是部落的一切。

    这些人的动作可以看出来应该不是马贼,因为好几个人的叽里咕噜地说了一

    通,叶檀是一句都没听懂,可是没有想到二路竟然听懂了,在边上说道,“将军,

    他们问我们是谁,为什么要杀他们。看来他们是牧民,不是马贼。”

    “是吗?对于我们来说,区别在哪?”叶檀带着一百人围着这里,就是不让他们

    跑出去,如果跑出去的话,会很麻烦的。

    “这个,屠杀平民,陛下会不会怪罪?”二路这小子肯定是好东西吃多了,现在

    开始懂军法了,这让叶檀脸色一变,“你如果不想吃饭了,就给我滚,这里我说了算。”

    二路这才闭嘴,因为对于很多生活在边塞的人来说,你说平民,这是个什么物

    种,不知道啊?

    很快,里面就传来了声音,是马匹踩中草地的声音,然后就守在四周的人就看

    到了差不多十来个人打算趁机骑着光着腰背的马出去找救援,然后全部被灭掉了,

    最后等到刑天和覃宇走出来的时候,看着叶檀道,“将军,全歼。”

    “嗯。”叶檀点了点头,然后看着这里的环境似乎还凑合,就对二路说,“找人

    将里面清理一下,然后告诉后面的人,这里可以当做一个临时的地方,但是不可久

    留。”

    说完这句话,他转身就走,不想多看一眼,因为这里面肯定是很可怕的。

    然后大家直接就离开了,似乎这里根本就没有任何人来过一样,只是那个冒起

    来的黑暗告诉后面跟着的人,这里是什么地方。

    程东和魏雨辰都跟过来了,毕竟年纪轻嘛,而常和没来,只是另外却派来一个

    人,不说话,但是呢,眼睛很锐利,还有就是松洲的人,看到二路的时候,听到他

    的转述,大家就开始忙活起来了。

    等到第二天一大早的时候,这里就剩下一些可以取暖的东西以及一些可以偶尔

    果腹的东西,至于马匹,牛羊等东西,都被运出去了,毕竟这里环境不好,放着浪

    费啊。

    然后叶檀带着人在这里转悠了差不多三天,还是没找到那股子马贼,不由得安

    静地坐在马上看着前方,现在他想知道的是,到底颉利可汗现在如何了?

    这次出来的人可都是硬茬子,脾气都不太好,他们对于这个世界的认知可能就

    是李世民的命令,那么,自己现在是回去呢,还是继续前进。

    上次的屠戮部落的事,已经过去了好几天了,伤重的全部被拉回去了,现在在

    身边的都是身体没问题的,所以他思考权衡这些事,因为一个决定就是几百人的死亡。

    因为是李靖的命令,让他将这条路打通的,所以,他丝毫不在意会出事什么的。

    可是,如果继续这么折腾下去的话,他恐怕自己活不到回去的时候,因为这里

    的天气变幻莫测的啊。

    不是有那么一个人说过嘛,这个世界很大,但是不是任何人想要来就可以来的。

    “将军,前面有大队的骑兵过来,听脚步声不像是我大唐的军队,而且跑起来

    有点凌乱,应该是溃兵。”一个斥候在叶檀的身边说道,他的话音刚落,叶檀就听

    到了这股子声音,看来定襄城肯定是被攻破了。

    “所有的人,全部隐蔽,我要好好地看看这个所谓的突厥的厉害。”

    叶檀的话一说完,大家就直接带着马匹藏到一片山丘后面,一堆白色的布料掩

    盖着,远远看着,根本就不知道是什么,就以为是雪花呢。

    而那些骑兵的速度很快,只是前面的一匹白马上面是一个一身金银亮光的人,

    看样子应该是个头头,而后面竟然有三辆马车,里面似乎是有人一样。

    而这些骑兵差不多两千左右,虽然马匹没有马蹄铁之类的,可是控制技术非常

    的不错,所以,叶檀手里的人可能可能吃不掉他们。

    那是别人的想法,不是叶檀的,他看到这些人气急败坏的模样,就知道是从定

    襄城里跑出来的,没想到自己竟然有如此的运气啊,看来这次跟着自己的人都有一

    定的赏赐了。

    “来人,给我上,除了领头的,全部砍死。”叶檀手里的长刀一出来,本来安静

    的地方突然出现了一堆骑兵,因为采用的是阵法,所以到底是多少人不好说。

    而就在这里突然动了的时候,那个领头的大胡子却忽然喊道,“有敌袭。”

    他的话音刚落,就有差不多三百人迎了上来,其他的人继续朝西面跑去,看来

    是打算投奔某些人。

    而叶檀带着这些人之中李夸父和刑天等人直接扑了那些人,而王志刀却带着这

    些人想要跑走,可惜的是,他刚刚跑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就听到后面的追兵再

    次来了,于是尴尬地只能再派人,如此两遍之后,他的身边就只有一千多人了。

    而就在他打算想办法的时候,却看到面前站着一个人,一匹马,马如巨兽,人

    如小娃娃。

    在这样的晴天里,看到这样的场景,他以为见到鬼了呢。

    王志刀不是突厥人,他是当初跟着义成公主嫁过来的一个护卫的儿子,从小就

    在这里出生,生长,所以,他一直对于中原的文化没有多少归属感。

    本来大家都心情好好地在定襄城里喝酒,结果,被人直接突袭了,颉利可汗第

    一个跑了,而剩下的人只能被他带着跑出来,他们打算去西面找突厥的其他贵族,

    可是没有想到却遇到了这样的一波奇怪的人。

    “小子,你是什么人,找死,还不快点让开?”王志刀手里的金刀是当初自己参

    加赛羊大赛的时候得到的,在阳光下金光闪闪。

    “留下买路钱,就可以走。”叶檀笑呵呵地抬头看着他说道。

    ,精彩!想和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聊《唐朝小白领》,微信关注“热度网文或者rdww444”与更多书友一起聊喜欢的书

    </br>

    </br>

    ps:书友们,我是樊笼13,推荐一款免费小说app,支持小说下载、听书、零广告、多种阅读模式。请您关注微信公众号:书友们快关注起来吧!

    </br>

    </b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