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中文网 > 历史军事 > 金枝夙孽 > 正文 第二千三百零六章 忘幽面
    正文

    “住口,我从来都不会怀疑他们的忠诚,相比于你的危言耸听,我跟他们一起征战的时间更长,看到他们为我流血的时间也更多!他们的忠诚绝对无可怀疑,这一点我是确定的!快把火焰熄灭,我不是不能够听别人劝谏的人!”不世之王的怒气就像天边的红霞一样辉煌,他是真的生气了。对于他的那些忠诚侍卫,他是时时刻刻怀有感激之心的,正是他们在那些危险前来临之前,为他挡住了那些冲击的力量,他才能够长久的站在这个位置上,而且也将长久的站立下去。有多少他的敌人都在嫉妒他的手下对他坚不可摧的忠诚,他绝对绝对不会自毁根基!

    但是那个巫师明显还没有死心,就像不世之王,也同样没有死心一样,这世上从来就没有人能够鼓励或者刺激他,如果有人说出让不世之王嘲笑或者是让他生气的话,那么他绝对活不过下个瞬间,但是很明显,不世之王,只是痛斥了巫师的胡说八道,却并没有真正的处罚她,这一点大家都看得出来。

    “永恒的不世之王,我知道言语力量的微薄,所以,就在刚刚,为您带来了绝对的证据,那团火还在燃烧,我对您的忠诚,也会让我听您的话,这个心怀鬼胎的侍卫不会有危险,我烧掉的,只是他的另一层用于欺骗世人的虚假脸皮,卑微的奴婢只是想要让您看看在他那层虚假脸皮的覆盖之下,这个人的真容,所有人围绕在您身边的所有人,他们都是有目的而来,就像我要带给您这些未知一样,他们或多或少也会带给您很多东西,我不能说那些全部都对您不利,但是,有很多很大的一部分,如果您能见到他们的真容的话,您一定会痛恨他们的存在,就像现在这样!”巫师把她那五根树枝一样,干枯的时候指向了那个脸上着火的侍卫,然后在那瞬间那种熊熊火焰,瞬间熄灭。那家伙已经痛的在地上来回打滚儿,即使火焰熄灭,他的脸似乎也疼痛难忍。

    女巫监禁的声音流转于不时的梦境之中,可惜今夜并非是会让人意乱情迷的美梦,而是阴森漆黑的噩梦,“不要再做戏给你的主人看了,就算你的忠诚,有八成是假的,也用那二成的忠诚,来让他看看你现在的这张脸吧,还有那些即使在不世之王的威严之下,也要相信你的你的同袍,现在就用你的真容,给他们一个回答吧,有关于你身份的真正的回答!”女巫尖细的音调里面,充满了嘲弄在场的每一个人的得意!现在,在场的所有人,无不领略了其巧舌如簧,而且剧毒阴损的实质!连在任何时候都喜欢面不改色的不世之王,在这声音里面也略略皱眉!

    那些痛恨着巫师的侍卫们都在冷笑,会有什么样的容颜,不过是用火烧过的毁坏的容颜,到底能揭示什么?揭示这家伙火的力量吗?他们痛恨着这不知道从哪个石头缝里钻出来的可恶巫师,他们期待着这家伙自露马脚,到那时,他们其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会轻而易举的把她碎尸万段。只可惜,他们一直认为那时候这家伙尖细的声音可能会保持不住,连她一直在默念的咒语,也会忘得一干二净!只因为从来没有一个人能够在他们那些集冷酷大成的花样刑罚之中,还记得他自己是谁,她会一句接一句的求饶,就像现在她一句接一句的讽刺一样,完全没有差别的!

    在这个寂静的,只有那个侍卫嚎叫的时刻,如果仔细倾听的话,可以听得到,在不世之王身后,在不世之王这个圣厅环绕的所有侍卫手中,紧紧握住剑柄时产生的那种摩擦力量。连他们手中的兵器都在嚎叫着报仇报仇!从前,任何这样的时刻,他们都无需忍耐!痛快的杀戮是他们的王对他们最好的奖赏!

    女巫对这里包藏的所有敌意,视若无睹,她的目光不掩急切的看向不世之王,“永恒的不世之王,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找人把他扶起来吧,看起来他一心一意的装下去,不要让我们看到他的真容,但是这是我送给您的礼物。我相信你会喜欢的!”

    不世之王动了动手指,立即有侍卫走上去,扶起了那个仍然在地上滚来滚去的侍卫,他身上的皮肉焦糊的味道仍然没有散去,炙烤的热度也一样,那个两个扶住他的侍卫,目光之中透露出了怜悯,他们是一样的身份,都会因为说实话而受到不世之王的惩罚,如果这个设定延续到以后的话,他们不知道他们将要过的是什么日子。而且就算当巫师说的所有话都是假话,坏话狂话,该被杀死的话,但是她说的其中有一句话一直都很对,他们在这一刻都觉得有些寒心,他们的心就像是那家伙所描述的,在经过了夏天的火热之后,并没有真正继续延续流动,反而是见过这样的场景之后瞬间冻结,那是一颗冷冻的心。所有人对自己心中感觉的描述在此时此刻都会是一样的!

    “让他抬起头来,以便我们的永恒不世之王,看清楚他的样子!”听到那个巫师来发号施令指挥他们的,扶住那个全身都在颤抖侍卫的两个侍卫厌恶的恶心,但是没有办法,他们的主人已经被这巫婆蛊惑,而且是他们绝对没有想到的大阵仗,从前他们以为在这世上能让他们觉得震撼的大阵仗,再也不会出现,因为即使是那些千军万马到来的时刻,他们也能够凭借对于不世之王的绝对忠诚,将他们斩杀干净!

    片甲不留这四个字,在于他们来看,绝对不是战场上的吹嘘。因为他们曾经制造过很多那样的时刻。那种痛快淋漓的杀戮,让他们全身的热血汹涌澎湃。似乎也有一点失落,因为知道今后之所见,再也不会大过那样的场面,他们的敌人在不断的凋敝陨落,他们在喝酒的时候,甚至说过这样的话,害怕有一天找不到敌人,那会是多么孤单失望的时刻,但是现在他们却知道另一种翻云覆雨的大场面是什么了?只有这孤身一人的巫师,凭借着他来自地狱的嘴巴,在这里面蛊惑人心,就这么硬生生的,在他们的主人心上种蛊,也在向他们索命,看到这样的场面竟然比看到那些勇猛的武士和他们所携带的狮子,饿狼,还要更加让人心神颤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