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000中文网 > 都市言情 > 重生之心动 > 正文 第133章 吃了
    第133章

    吃了

    小船是用笔记本上的纸张折的,孙荪看了看,站在门口一边拆一边和秦安说话:“你折的小船放在枕头下吗?”

    “没有啊,是秦沁的手工课作业吧?”秦安看着孙荪倚门而立,晨间的女孩散发着一种犹如沾露草叶般的清新气息,难怪男人对于美丽的女子总是无法抗拒那份占有欲,光是看着她,就是一种视觉上,精神上,心理上的享受。

    “我看也像,写着字呢。”孙荪拆开小船,看了第一句,脸色一变,连忙拿着纸转过头去,凭直觉她就知道这是唐媚写的话。

    孙荪匆匆开完,心里边乱糟糟的,联系到那天晚上唐媚喝醉酒,唐媚把她当成秦安,总是喊她老公,再看看这些句子里边的意思,说的好像秦安和唐媚,真的是什么夫妻关系一样。

    孙荪不相信,她没有可能去相信唐媚的这些话是根据什么实际情况写出来的,秦安认识唐媚才多久?而那时候秦安一直和叶子还有自己在一起,极少有时间和唐媚发展什么,更何况秦安虽然嘴花花,心花花,可那是很他一直忙碌着让自己和叶竹澜彼此接受同一个男朋友,根本没有心思再去和唐媚发展一段什么夫妻感情来。

    孙荪相信自己和叶子,跟秦安在一块都不是夫妻间的感情,没有那种夫妻过日子的生活经历,谈不上感情的深浅问题,只是觉得现在三个人的爱情和三个人的夫妻感情,绝对有些不一样。

    那秦安怎么会和唐媚发展出什么夫妻感情,看唐媚说的好像她是一厢情愿而已,可是唐媚不是神经病啊,她为什么会这样一厢情愿?还是她真的想秦安想疯了,却因为秦安不理她,变成了这样一幅好像被秦安伤透了心的样子?

    孙荪宁愿这样想,这样想也很正常,很合情合理,否则没有办法解释。

    可是弥漫在孙荪心头的却是一份让她惊骇的不安,这时候她恍然觉得,尽管现在唐媚好像死心了,可是她曾经的底气,并不只是让孙荪嘲笑的异想天开,她和秦安,真的有些什么不为人知的事情。

    因为她在某些方面和秦安很像,尤其是两个人都是安静地站在那里的时候,他和她都给孙荪一种隐隐约约地,飘忽不定的感觉,好像人站在那里,却担心触摸不到,是隔着一层什么东西似的看着。

    秦安和唐媚之间有一种默契,孙荪说不上是什么默契,也不明白这种默契从何而来,但总感觉会有,好像秦安和唐媚应该是可以互相理解的两个人,而他们之间的理解,却是其他人不能理解的,不管是自己还是叶子。

    就是这样的感觉,在唐媚留下这样一段话之后,这种感觉愈发强烈了,原来只是有些摸不着理不清的心事,现在却变成了清晰而强烈的直觉。

    “看什么呢?是秦沁折的吗?”秦安看了看电视,发现孙荪还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好奇地问道。

    “哦,不是……”孙荪一慌,只觉得这个东西不应该给秦安看到,拽在手里东张西望,却不知道丢到那里去。

    放到秦安房间里?他说不定会找到。

    丢到垃圾桶里,他要是去翻怎么办?现在他翻不了,要是秦沁翻给他看怎么办?

    孙荪这时候哪里还有一点儿冷静,乱糟糟地只想着被秦安看到了就不得了,秦安会不会因此去追唐媚而放弃自己和叶子?

    孙荪不敢想象这种情况的出现,她这时候就像惊弓之鸟一样慌乱,怎么都觉得害怕和不安。

    “孙荪?”秦安看出了孙荪有些异样,又喊了一句。

    “没什么……”孙荪身子一颤,感觉好像秦安发现了似的,连忙把那张纸塞到嘴里一阵嚼,猛地吞到喉咙里去了。

    不愧是练歌的,孙荪干这种事居然比旁人容易的多了,不过吞下去之后也是一阵难受,连忙跑出来喝水。

    瞧着孙荪有些像干呕想吐的样子,秦安紧张地问道,“着凉受寒了还是怎么的?”

    孙荪大口地喝着水,脸颊涨得通红,心虚地不敢去看秦安的眼睛,连连摆手,“没有,没有,就是口渴想喝水。”

    秦安奇怪地看着她,孙荪的反应不对劲,哪里有人口渴想喝水是这副难受的样子?

    “别看我……我给你拿枕头。”孙荪哪里做过这种坏事?平常都极少和爸爸妈妈说谎编故事的,她的心思通透细密也就是平常女孩子的那份玲珑心,可没有用在情场上勾心斗角的天赋,突然做这种好像刻意破坏了秦安和唐媚的事情,让她感觉就跟初三上学期在青山镇的新华书店和秦安偶遇,被书店管理员追着她和秦安满大街跑的时候一样了。

    孙荪拿了枕头来,秦安也没有穷追猛打地去问,小女孩奇奇怪怪的心事总是有许多,只要不是会影响到她们在感情上产生什么困扰,秦安也不会去搞的好像什么都要干预一下的样子。

    把纸给吞进肚子里,孙荪有些坐立不安地在客厅里走来走去,不一会李淑月,齐眉还有秦沁回来了,孙荪连忙借口回家去给秦安拿汤过来,蹬蹬蹬地就跑了。

    “孙荪今天怎么了?”李淑月有些奇怪地问道。

    “肯定是病了还不老实,调戏人家小女孩,小女孩脸皮薄,瞧着我们回来了,就跑了呗。”齐眉倒是不吝啬于把秦安的事情总往这方面想。

    李淑月倒不会这么想,孙荪是脸皮挺薄,可是因为李淑月对孙荪和叶子跟秦安三个人的感情一直是挺支持而且喜欢的态度,孙荪和秦安的亲昵也不是没有被李淑月发现过,孙荪完全没有可能会这样落荒而逃。

    男孩子和女孩子的恋爱,总是这样好玩吧?李淑月笑了笑,“等下午叶子和孙荪过来玩的时候,再让王红旗帮忙把你抬下去,让她们推着你去公园走走。”

    “好,大家一起去。”

    孙荪回了家,仲怀玉瞧着女儿回来,不由得摇头,“一大早地就跑了过去,唉,要不接了秦安过来这边,免得你不安心。”

    “真的?”孙荪的眼神刚刚还有些躲躲闪闪,这下一下子就亮了起来,欣喜地问道。

    “瞧你,真的哪能行?我不介意你和秦安早恋,别人还能像我这样看?瞧着你一个小女孩把男孩子带家里来照顾了,别人得怎么说?”仲怀玉轻轻地敲了敲孙荪的后脑勺,挺聪明的女儿,一谈起恋爱来,脑子就不那么好使了。

    孙荪失望地撅起嘴来,这时候才想到完全不可能,不过真的好想天天和秦安在一块,尤其是他现在受伤了,自己是应该照顾他的啊,不只是像女朋友一样地照顾,还要住在一起像妻子一样地照顾,那该多好。

    这么一想,孙荪心里边的愧疚倒是少了点,秦安是自己和叶竹澜的,唐媚想抢,自己就要不顾一切地保护着,孙荪可不会傻乎乎地任由秦安和别的女孩子去暧昧不清,说什么相信他……男人就是要被女人紧抓在手里看着的,妈妈说的。

    “妈,我刚才……我刚才做了一件事情……”孙荪决定还是听听妈**意见,如果妈妈也说自己做的没错,那孙荪就会好受许多了。